Jiazong  
 
 
主页 家总特区 投诉信指南 资讯指南 校园库 活动 论坛 部落格 民意调查 用户登录  
 
在这里,我们分享和转载和马来西亚华文教育有关的新闻讯息。

举报滥用
管理员
帖子共有:
加入:10 年前
发布 2:12 PM 9 October 2013
俗話說,有人在朝好辦事。深入解析這句話,發現裡頭暗藏貪污因素。










  • 大馬國際透明組織主席拿督阿克巴沙達(左)於今年7月份公佈,根據在大馬進行的全球貪污民意調查(GCB),人們眼中貪污排名第三的是公務員。(圖:星洲日報)





利用“有人在朝”的方便,又或者想方設法去接近或巴結“在朝者”以獲得好處,已經成為官場長久以來不言而喻的作業方式。



跟政府部門打交道的人,不管喜歡與否,不得不摸清官場潛規則。若要一項計劃獲得政府部門“上頭”批准、要成為政府部門或機構的供應商、要成功競標等,雖然得符合政府的一套準則,人情也不得不做,唯有深諳官場潛規則,才能更加順利的疏通管道,無往不利。



這些看似賄賂或貪污的潛規則是否觸犯法律,還真是個灰色地帶。不過,在道德上,不管是給或收的一方面,都已經抵觸了貪污的禁忌。



“金礦”人人覬覦
“諮詢費”風滲透官場



龐大的政府機關,是供應商的“金礦”。這個金礦不是人人都有機會進去,是否能成為政府部門的供應商,得看你的本領、人脈和疏通的管道強不強。



貪污是人民深痛惡絕的,但是依然有不少人不惜“放長線釣大魚”,付出所謂的“諮詢費”、送名貴禮物給官員;也有官員面不改色的收下禮物。



對行賄者而言,倘若付出少許便可以得到更大的好處、方便與回酬,這筆交易也算“值得”;對受賄者來說,權力在他手中,為他人效力,“成人之美”不過舉手之勞,何樂而不為?



然而這種各取所需,卻形成了最可怕的――貪污。



“諮詢費”不成文規定
50萬工程至少付2萬5



一名來自南馬,有政黨背景的陳先生曾承包學校增設課室的工程。他也“分享”了本身如何去奉行官場潛規則的經驗。



他說,要建一座建築物,必須先提呈圖測到工程局等批准,也需要有關官員監督工程。為了確保工程可在預定日期動工,他會支付一筆可觀的咨詢費給有關部門的負責人。



“未必每項工程都會按照工程費用的百分率支付`諮詢費’,有些工程可能涉及逾千萬令吉,倘若支付1%也是不小的數目,因此只會支付一筆令雙方滿意的費用。”



詢及一項工程約50萬令吉,需要支付最低多少諮詢費,起初他拒回答,並指出數目多寡視個人而定。不過後來他透露,像上述這筆數目的工程,支付1%太少,至少需付5%,約2萬5千令吉。



發展商:確保文件獲處理
給小官“甜頭”免苦等



一名屋業發展商林先生向本報透露,進行屋業發展前必須提呈圖測到縣市議會尋求通過。



第一關要給點“甜頭”小官員,確保有關的文件不會耽擱在一旁。



“我們做事講求效率,遇上慢郎中,只好以`特殊方法’提醒有關官員此文件的重要性,不容有誤,那麼也會獲得優先處理。這些送信`小角色’只需付50至100令吉不等。”



“接下來,有關申請土地作為發展需經過一站式小組(OSC)的審核,這個小組裡有各單位的負責人,包括消拯局、工程局、水利局、土地局、地方議員等,而小組的主席,掌有最後決定權。”



他說,一旦任何一個程序出了差錯,都需要付上“諮詢費”去解決問題。如果可以說服最重要的決策人,就等同寫了包單,大致上不會受到為難。



他指出,這些“諮詢費”不接受銀行匯款或金錢,相信是怕留有手尾讓人捉住把柄,一般都是在隱密的地方親自交上費用。而對方接領甚少假手於人,以免越多人知道越對自己不利。



不同的人用不同方式
懂得“做人”攀交情



星洲日報記者從各方面去探聽,瞭解到政府機構,不管是中央、州、地方甚至是醫院和學校,都存在各種各樣的潛規則,要成為供應商,或申請執照,就要看當事人會不會“做人”了。



受訪者透露,所謂的“做人”,對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方式。從遞送文件者、參與決策者或是決策者,都是他們必須討好的對象。



一名不願具名的商人向本報透露,要申請縣市議會管制的任何執照並不難,只要裡頭的掌權人願意配合,就不會受到為難。



“與官員交涉要懂得變通,起初相識肯定是陌生的,一次生,二次熟,相處久了自然就能交到朋友。”



談到交朋友,他說,也要看對方的意願,倘若對方願意出來喝茶,那麼就能談更“深入”的課題。



他笑言,對方不會開口要求甚麼,但是也不會拒絕朋友的“好意”,通常很少官員會抗拒得了禮物攻勢。官職較低的可能送數百令吉的名錶;官職最高者的可能得送一片土地。



摸清“門路”打交道
承包商:獻地不易追蹤



另一名受訪的承包商,揭露了跟政府官員打交道的“門路”。



他說,縣署各項低於50萬的發展撥款都由縣署來決定,超過50萬的工程則由州政府來決定。如果工程雖需經過公開招標的程序,但是只要決策人開口指定要該名承包商,其餘的人豈敢不同意?



在官場見識多年的這名承包商披露,這些決策人相當謹慎,通常不經過銀行匯款或支票,現錢也並非唯一的“直通車”,獻地是比較受到鼓勵的方法,它不像匯款、支票及金錢那樣容易追蹤。



他指出,不管任何部門,包括水利局、工程局、市議會等,只要有招標工程,競標者就得支付“諮詢費”給有關官員。



“他們也不會隨便接受承包商的諮詢費,必須通過一定的門路,層層去巴結熟悉的官員,才有機會與他們攀交關係。”



書商揭教育界醜陋一面
校長索高回扣,市價售學生



除了政府部門的貪污,政黨黨員因群帶關係而既得利益,也有書商揭發教育界醜陋的一面。



校長向書商索取高回扣,以低價買書本,再以市價售出給學生賺取差價利益的現象,早在10年前已屢見不鮮。



挑作業本看折扣價非看內容



曾從事出版業的李先生指出,校長挑選作業本向來不是看內容,而是看折扣價錢,重個人利益而不重素質,以致學校買不到好作業本。



“身為學生作業內容策劃者,用心編寫作業內容最後卻因折扣問題而不被考慮,這對編者來說是很大的打擊。我當時感到心灰意冷,而毅然離開出版界。”



後來他轉寫兒童故事,以為有好作品就可賣到學校,沒料到校長挑買圖書還是以價錢為考量,而不是書本的內容。



李先生聲稱,許多是大型學校的校長訂書都是談利益分配,而不是考慮書本內容。



“有次我跟隨銷售員去學校介紹書本,老師雖滿意作業內容,不過他們只能推薦不能越權代表校方訂購,訂購權在校長手上。當他們去咨詢校長意見,對方二話不說就拿出其他書商提供的報價錶,直接問我們(書商)可以提供多少回扣。”



他補充,書商為了搶學校的生意,展開削價大戰,從40%至60%不等。然而事實上,學生並沒有因而買到便宜書,當中利潤則進了校長的口袋。



1令吉作業簿可翻倍賣4令吉



他舉例,過去一本48頁的作業簿的成本低於1令吉,學校的售價可翻倍賣4令吉以上,校長的利潤很可能還高過書商。



李先生披露,曾經有書商為了爭取年終訂單,花錢請某校校長去吃喝玩樂,或是直接開支票給校長。這種現象在書商界是公開的秘密,只是大家為了做生意而心照不宣。



雖然有不少學校的校長在為學生購書時露出醜態,不過一些郊區學校的校長對教育的無私奉獻也令他激賞。



他曾接觸玻璃市一間偏遠學校,他說,校長自己墊錢為學生購買,等到稻米收割時,家長才還錢給校長。





(星洲日報/獨家報導:吳嘉雯)



http://news.sinchew.com.my/topic/node/408292?tid=1168


此帖子被删除了。
Delicious Digg Facebook Fark MySpace